長達兩年半沒融資,與虎牙斗魚廝殺的觸手快撐不下去了互聯網+

龔進輝 2020-06-29 10:18
分享到:
導讀

觸手已走到了涼涼的邊緣。

觸手已走到了涼涼的邊緣。
作者:龔進輝   今年年初,游戲直播平臺觸手掌門人曹建根在回首剛過去的2019年時表示,“2019年其實是我們觸手創業過去4年里最艱難的一年。這一年,整個互聯網行業壞消息絕對多于好消息?!?/span>   如今,估計他不得不承認,2019年只是小兒科,2020年才是觸手成立以來最艱難的一年,艱難到公司快撐不下去了,近乎涼涼。據AI財經社報道,端午前夕,曹建根人在美國開了視頻會議,直接說就地解散。彼時,觸手剛過完5歲生日。   眼下,觸手深陷資金鏈斷裂危機,不僅鼓勵員工自行離職,以免支付裁員補償,而且拖欠主播工資,通過修改主播提現規則、調整底薪發放等手段來逼迫主播離職。不難看出,陷入至暗時刻的觸手已顧不上吃相是否優雅,做出不得人心的出格舉動也就見怪不怪,微博上控訴觸手、在線討薪維權的利益相關方不在少數。   事實上,觸手不幸淪落至此,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缺錢。其上一輪融資還要追溯至兩年半前,20181月,完成谷歌領投、愛奇藝和順為資本跟投的1.2億美元D+輪融資。而其兩大勁敵虎牙、斗魚先后在20185月、20197月登陸資本市場,補充充足彈藥,在熱門賽事直播版權、簽約頭部主播上擁有更多籌碼。   反觀觸手則在資本層面沒有任何動作,這還怎么與不差錢的虎牙、斗魚較量?差距越來越大已成定局。財報顯示,2019年虎牙、斗魚營收分別為83.75億元、72.83億元,而觸手2019年營收僅為6億元左右,完全不在一個量級,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。   更為尷尬的是,過去兩年游戲直播行業發生巨變,甚至用“變天”來形容也不為過。一方面,赴美上市的虎牙、斗魚不斷壯大,穩居行業前二,且最近傳出騰訊有意撮合二者與自家企鵝電競合并,成為行業巨無霸;另一方面,B站、快手毫不掩飾對游戲直播的野心,并真金白銀地投入來搶奪市場,后生可畏。   重量級玩家合縱連橫、爭相涌現,使獨立運營、沒有靠山的觸手陷入尷尬處境,面對對手發起的猛烈攻勢,其不可避免糾結于到底跟不跟。   跟的話,去年觸手好不容易實現盈虧平衡,跟進對手需要大手筆投入才有效果,將導致其很有可能重回虧損境地,考慮到兩年半沒新融資進來,資金鏈勢必承壓;不跟的話,觸手原本就落后于虎牙、斗魚,投入保持克制固然可以向盈利邁進,但也錯失與對手爭奪市場的良機,到時候別說無法縮小與虎牙、斗魚的差距,而且可能被B站、快手等后來者猛甩N條街。   今年1月,曹建根觸手fun之夜頒獎典禮上表示,直播行業的洗牌還未結束,特別是游戲直播還處于一個非常早期的階段。他的這番表態,被外界解讀為暗示觸手可能會選擇與對手正面剛。我在佩服其勇氣可嘉的同時,也忍不住感慨道,觸手實力不濟終究是一大硬傷,高壓之下獨力難支,與勁敵交戰一時可以,但很難撐到分出勝負的那一天。   作為國內首個手游直播平臺,20155月上線的觸手一度占據先發優勢,曾與虎牙、斗魚并列第一梯隊。但如今,其在競爭中失利,在賣身虎牙、百度無果后,只剩下一地雞毛:團隊就地解散(只剩下法務部來處理仲裁)、站內簽約主播轉會快手(疑似被快手收購),令人唏噓不已。   危機之下,未來觸手將何去何從?在我看來,在巨頭強勢主導的游戲直播賽道,其只有兩條出路:要么成為下一個熊貓直播、要么成為快手一份子。前者代表觸手以涼涼慘淡收場,與用戶、主播相忘于江湖;后者代表觸手失去自主操盤的自由,委身快手來續命。   其實,如果觸手真的被快手收購,那未嘗不是件好事,甚至是個明智之舉。一方面,在內憂外患之下,即便觸手自救得當、拉來強援,堅持獨立運營的可能性很低,因為過去戰績早已證明其在行業混戰中勝算太低;另一方面,別看快手涉足游戲直播領域較晚,但漲勢喜人,截至去年11月底,快手游戲直播日活達到5100萬,5個月增長1600,觸手加入快手大家庭可以獲得更多資源助力。   不得不說,經歷5年多摸爬滾打之后,觸手再有抱負卻還是敗給了殘酷的現實,游戲直播江湖的血腥競爭給它上了生動一課:有“干爹”的孩子像塊寶。當沒“干爹”的觸手杠上騰訊加持的虎牙、斗魚,注定非常吃力、無助,簡直難上加難,破局無果后只能向現實低頭,也找個“干爹”來替自己收拾殘局。
觸手 直播 虎牙 快手 游戲
分享到:

1.TMT觀察網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
2.TMT觀察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TMT觀察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TMT觀察網或將追究責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TMT觀察網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
今天大透乐开奖结果查询